任彧:在A(yíng)I世界中呼喚生命的覺(jué)醒

  任彧,北京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主要創(chuàng )作懸疑、科幻作品,已出版小說(shuō)《熔爐》《黑白邊境》《黃昏之城》《超凡覺(jué)醒》等。重慶出版社供圖

  從寒假檔《三體》的大火,到ChatGPT引發(fā)全網(wǎng)關(guān)注,再到AI主播現身兩會(huì )報道,“科幻熱”在點(diǎn)燃2023開(kāi)端的同時(shí),也點(diǎn)燃了人們對于人工智能背后科技倫理與生存悖論的熱議。近日,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了作家任彧,揭秘其在科幻作品《超凡覺(jué)醒》中的“神預測”,探索控制與反控制、科技與倫理的科幻永恒問(wèn)題,解構AI題材與懸疑小說(shuō)的深度結合。

  覺(jué)醒:事關(guān)人工智能,更事關(guān)人類(lèi)存亡

  任彧說(shuō),自己有一天做了個(gè)噩夢(mèng)。夢(mèng)中AI意識覺(jué)醒并企圖統治世界的離奇場(chǎng)景,讓他在深感驚悚的同時(shí),也產(chǎn)生了創(chuàng )作《超凡覺(jué)醒》的初步設想。“把‘AI覺(jué)醒’這個(gè)看起來(lái)神神秘秘、有點(diǎn)玄幻又驚悚的開(kāi)頭,弄成一個(gè)科幻作品行不行?如果這一切都發(fā)生在一個(gè)虛擬世界里,并且是因為出現了BUG才導致的,那便合乎情理了。”

  科幻作品所帶來(lái)的悠長(cháng)孤獨感深刻影響了任彧寫(xiě)作的傾向性,“所以我寫(xiě)的科幻作品也一般都是背景較為宏大、人類(lèi)自身的命運較為悲慘的主題。”不同于《三體》《流浪地球》等作品對宇宙和未來(lái)的關(guān)注,《超凡覺(jué)醒》這部作品更多的是用人工智能來(lái)映射人類(lèi)自身的某些局限性。作品中的故事分為人類(lèi)統治時(shí)期和仿生人統治時(shí)期,前期仿生人追尋自由,試圖對抗人類(lèi),但后期又苦于缺乏自主性欲望,導致社會(huì )陷入了僵局,“這就是仿生人根本沒(méi)有理解生命與智慧的根本所帶來(lái)的困境。”

  關(guān)于“覺(jué)醒”,任彧筆下機器意識的覺(jué)醒只是作品的驚悚表象,其深層意味在于呼喚人類(lèi)的覺(jué)醒。任彧認為,面對科技和時(shí)代的進(jìn)步發(fā)展,人類(lèi)的思想和意識如果還停留在過(guò)去,那便注定會(huì )被歷史所拋棄,“我們也必須逐步覺(jué)醒更高級的思維模式,才能應對接下來(lái)的挑戰。”

  正如書(shū)中所提到的,人類(lèi)面對有自主意識的機器人,是否僅用過(guò)去的思維就能適應呢?它們只是我們制造出來(lái)的商品,我們是不是該把它們當成生命來(lái)看待?它們被程序代碼所控制,我們作為基因的載體也被基因帶來(lái)的欲望所控制,那么我們之間不同的地方到底在哪兒?任彧認為,這些也是“覺(jué)醒”這個(gè)詞所探討的關(guān)鍵之一。

  “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不愿意回答人類(lèi)的問(wèn)題了,我想它沒(méi)準兒就真的具有意識了。”

  控制:欲望不只是設定,也是現實(shí)

  任彧認為,人工智能的發(fā)展是科技發(fā)展的必然結果,但被限制和不限制其實(shí)都源于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利益。      

  “欲望是推動(dòng)人類(lèi)世界變化的源頭,機器沒(méi)有辦法創(chuàng )造欲望,因而,機器統治世界,無(wú)論如何迭代,都是無(wú)法持久的。”

  為了保持作品的懸疑感,任彧并沒(méi)有選擇直接描寫(xiě)人類(lèi)與人工智能激戰的正面沖突,而是選擇將伏筆埋在上半部分故事中,“我不喜歡按套路出牌,如果直接寫(xiě)到正面沖突,那也就和小說(shuō)整體的懸疑風(fēng)格大相徑庭了。”

  任彧提到,由于自己的小說(shuō)節奏較快,許多讀者都是一氣呵成讀完,有時(shí)會(huì )忽視了其中伏筆,這也使得很多讀者以為作品的上、下兩部分之間斷掉了。“實(shí)際上,我的上、下兩個(gè)部分,可以理解成平行關(guān)系,也可以理解成連接關(guān)系,各代表了完全不同的解讀和含義。”

  在作品中,任彧構建了眾人失憶、“不斷重啟”的詭異世界,隨著(zhù)撲朔迷離的謎團被解開(kāi),找回缺失記憶、結束仿生人統治成為小說(shuō)主角的主線(xiàn)任務(wù)。對于“篡改記憶”這一設想,他認為篡改記憶看似禍福相依,但禍明顯更大,因為單單這項技術(shù)的研發(fā),就離不開(kāi)資本與權力的幫忙和協(xié)助,篡改記憶帶來(lái)的風(fēng)險是無(wú)法估量的。

  任彧認為,從嚴格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科技確實(shí)違背了很多自然規律,就比如基因調整,站在人性角度上,這項技術(shù)很有可能會(huì )引發(fā)社會(huì )更大的斷層,使得窮人變得更窮、富人變得更富,而這便需要恰當的法律和倫理觀(guān)的介入。“如果沒(méi)有法律,出于人性貪婪的驅使,資本一定會(huì )想盡一切辦法去壟斷技術(shù),永遠鞏固自己的地位。同樣,倫理是為了保護人類(lèi)的整體利益,提倡每個(gè)人都有恰當的倫理觀(guān)也是必要的。”

  對于人類(lèi)與人工智能之間控制和反控制的關(guān)系,任彧以家庭關(guān)系作喻,認為這是人類(lèi)和另外一個(gè)智慧物種能否和平共處的問(wèn)題,而且這個(gè)智慧物種還是我們創(chuàng )造的。就如同在很多家庭中,父母會(huì )不自覺(jué)地認為自己具有某種對孩子的支配權,從而很容易便會(huì )引發(fā)矛盾,“就像小家庭里一樣,父母如果不覺(jué)醒,那和孩子的關(guān)系就很難和解。同樣,人類(lèi)如果不覺(jué)醒,不能讓自己的思維提升到一個(gè)新境界,也是很難與人工智能共處的。”

  “我們的老祖宗說(shuō)福禍相依,我們要做的只能是趨吉避兇,勇敢面對。”任彧說(shuō)。

  大眾:科幻題材作品的終極追求

  在多數人以往的印象中,科幻題材作品是較為小眾化的,所以如何讓大眾看得懂、看得有趣一直是科幻創(chuàng )作者們所尋求的終極目標。“其實(shí)想讓任何作品大眾化,都不能太過(guò)任性,在表達自己想表達的基礎上,一定要在乎讀者的感受,也就是說(shuō),對任何作品想要好看的那些大眾化元素,不能全部拋棄。”任彧說(shuō)。

  任彧在寫(xiě)作中擅長(cháng)從細微的地方著(zhù)手,用微觀(guān)去看宏觀(guān)。其作品更多的是始于一種對生命內核的探索,再從宏大的探索中,回歸到這個(gè)地球上最獨特但也最普遍的微觀(guān)事物。“我寫(xiě)的很多情節,其實(shí)看著(zhù)就像我們身邊的事,但實(shí)際上又帶著(zhù)科幻的內核,和我的觀(guān)念最像的應該屬日本的《環(huán)界》了。”任彧說(shuō)。

  在日本學(xué)習影視的經(jīng)歷,讓他在科幻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作中非常在乎戲劇張力。出于對各種電視劇的研究和對大眾心理的把握,他在《超凡覺(jué)醒》中并沒(méi)有在一開(kāi)始就點(diǎn)出科幻元素,而是通過(guò)“欺騙性”的情節在前期勾住讀者,直到故事發(fā)生重大轉折時(shí),讀者才意識到已然進(jìn)入他所營(yíng)造的虛擬世界中,“此時(shí)讀者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故事了,讓他輕易再放下,就沒(méi)那么簡(jiǎn)單了。這也算是我學(xué)電影,重視戲劇化張力的一個(gè)經(jīng)驗吧。”

  在任彧看來(lái),科幻題材小說(shuō)是最難寫(xiě)的一類(lèi)小說(shuō),沒(méi)有深厚的知識儲備以及對社會(huì )觀(guān)察理解的儲備,基本很難寫(xiě)好一部科幻作品。探索形態(tài),探索社會(huì )斗爭,探索生命本源,探索宇宙的未來(lái),都是科幻題材作品的基本要素。對這些沒(méi)有一定的積累和理解,絕對無(wú)法寫(xiě)出有深度的好作品,“并不是所有作品都一定要具備那么強的深度,但有了深度,才能讓人回味無(wú)窮。”而要將科幻作品寫(xiě)得既深入,又能滿(mǎn)足大眾口味,便需要作家進(jìn)行長(cháng)期的沉淀。

  從《熔爐》到《超凡覺(jué)醒》,任彧筆下的主題從社會(huì )人性上升到了對生命本身的探討。任彧說(shuō)自己會(huì )堅持懸疑和科幻題材的創(chuàng )作,一直磨煉,將這一門(mén)技術(shù)發(fā)揮到極致,“不同類(lèi)型作品之間的差異是巨大的,如果想要跳出科幻和懸疑這兩類(lèi)題材再寫(xiě)出一部很有水平的作品,我覺(jué)得我大概還要再練十年。所以,我估計我今后的寫(xiě)作大概也就貢獻給這兩個(gè)類(lèi)別了。”

 ?。ㄔd 《中國青年作家報》 2023年04月04日 )

上一篇:藝術(shù)家梅一訪(fǎng)談錄
下一篇:未君:以微觀(guān)的建構意識創(chuàng )作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