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orm id="fw8sz"></form>
    <form id="fw8sz"><listing id="fw8sz"></listing></form>
  • <form id="fw8sz"><listing id="fw8sz"></listing></form>
  • <object id="fw8sz"></object>
    1. <address id="fw8sz"><nobr id="fw8sz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mark id="fw8sz"><b id="fw8sz"></b></mark>
        <nav id="fw8sz"><tt id="fw8sz"></tt></nav>
      1. 蔣學云,好一個從山坳里走出來的貴州妹子

        在海拔一千三百多米的貴州省西部畢節山區,有個被群山包圍的小山村,村里有戶蔣姓人家生了6個孩子。他們的家在山坳里,生活來源便是在那山坡上鑿出的梯田里種些莊稼,勉強填飽肚子賴以生存而已,沒有余錢。

        學云是蔣家的女孩,排行老三,既要幫助父母料理家務,又要照應弟弟妹妹,直到12歲那年她才求得父母同意去上學。然而家里實在太窮,供不起她學下去,僅讀了一年書,這個年僅13歲的孩子便像云一樣飄出了山間。

        山里人信息閉塞,外出打工全靠先前走出大山的鄉親帶過去。學云走出大山的第一站是貴州省會城市貴陽,她在這里呆了六年,共干過四份工作。

        第一份工作,是在郊區養兔場飼養兔子。主人家管吃管住,每月給她40元工錢。好歹自己能夠養活自己了,她在這里一年。第二份工作,是在貴陽火車站一家小吃店幫人家賣包子、饅頭,老板每月給她60元工錢。她在這里也干了一年。那是1990年。第三份工作,是在貴陽郊區一家狗肉館干雜事。殺狗、煮狗肉,端盤子,抹桌子,哪忙去哪,啥事都干,老板每月給她90元,她在這里做了兩年。第四份工作在貴陽市大十字酒店做勤雜工,每月工資120元,也干了兩年。

        此時,學云走出大山已混跡六年,13歲的少年已長成19歲的大姑娘,可貴州的工資水平實在太低,每月工資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,她決定跟人去沿海城市廣東見見世面。

        廣東經濟發達,就業機會很多,一切令她耳目一新。來到湛江,盡管學云只有小學一年級文化,但她很快找到一家工廠上了班,那是一家電噐廠,做裝配件,每月可得800多元收入,抵她在貴州干大半年??!她在這個廠干了兩年,兜里鼓了起來。

        這里來錢的路子很多,為賺更多的錢,她買了一輪二手三輪車販賣水果。一張塑料布是她的工作臺,哪里適宜她就在那擺地攤。自己當老板的感覺挺好,她干這行當一年,又賺了不少錢。

        人大心大,學云逐漸懂得了愛美,她需要一份相對體面的工作。她選擇了做超市營業員。大眼睛,長頭發,山里曬黑的皮膚也已轉白,再配上一身超市員工服裝,挺漂亮的。她的月工資也漲到1400元。

        小超市設在部隊軍營旁邊,不時有年輕軍人過來買些生活用品,或是到超市打公用電話。有位戰士長得挺帥,經常光顧超市,慢慢熟了,彼此有了好感,逐漸發展到秘密談戀愛。小伙子很誠實,說自己是江蘇人,姓吳,父母親都是農民,家里挺窮。學云沒文化,根本不知江蘇在哪里,也不問他家窮與富,她喜歡這位一身海軍服的帥氣兵哥哥。

       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。一九九七年發生特大洪澇災害,兵哥哥奉命隨部隊去湖北省抗洪搶險,從此失去聯系。

        待到兵哥哥從湖北凱旋歸來回到湛江,卻發現蔣妹妹從超市辭職了。去了哪里,人家不知道,用原來的BB機呼她,怎么也沒有回音。急人!兵哥哥花了許多時間去尋訪,終于從學云以前的一位小姐妹那里打聽到了線索——她去了云南省昆明市。

        兵哥哥小吳是真心愛學云的。他特意用出征湖北補給的假期遠去云南尋找戀人。

        終于找到了,學云在一家理發店上班。你怎么到這里來了,找得我好苦。學云告訴他,四處飄泊終究不是辦法,她是來跟哥哥的女朋友免費學理發手藝的,人生在世,學一門技術才能安身立命啊。小吳認為她的想法不無道理。從此他們開始兩地書信往來,訴說彼此的思念。

        學藝一年,學云滿師了。然,云南地處西南邊陲,經濟不發達,消費水平低,并不怎么來錢。她聽同行說,在那沿海的浙江省,染燙一個頭就是二百元呢。好誘人!

        登上火車又啟程,學云來到浙江麗水。一家高檔美發店聘用她當技師。畢竟她是省會城市知名發藝師帶出來的,手藝不同凡響,很受顧客歡迎。這里是按工作業績拿提成的,這一年,學云賺的錢相當于走出大山之后的總和。

        1999年的一天,兵哥哥突然來到麗水。

        小吳從部隊退伍了,來看他的夢中情人,并說要帶她去自己的江蘇老家看看??纯??咋不說跟你回去結婚呢?學云感到納悶。小吳說,愛情很浪漫,現實很骨感,我家在農村,父毌是農民,沒房沒車沒積蓄,我一個窮當兵的怎么娶你呀?學云遞給小吳一張銀行卡:“這是我打工九年節省下來的兩萬多元錢,交給你了,幫我收拾東西去江蘇,咱們去你的老家結婚!”

        2023年初冬的一天,一位頭發花白的作家在蘇州南郊宛坪釆風,不料天降大雨,他不得不到街邊一家理發店避雨。雨下個不停,店里生意不忙,女店主便和老人家聊了些自己的經歷。老人家饒有興趣地認真傾聽著,且問貴州妹現在過得怎么樣,女店主說,我們家過得還行吧,在小鎮上開了兩個店,我開理發店,小吳開了個酒行,在宛坪買了兩套房子,女兒也已上大學了。她最得意的是找老公沒走眼,她說,小吳是個有情有義的人,不但一直對我很好,逢年過節,他都不聲不響地給我的父母家匯錢呢。

        雨停了,老人家摸索著手機準備打車去乘地鐵回蘇州。女店主說,今天生意不忙,我來送您。老同志說,不了,我打滴滴也挺方便的,你家的車子小吳要進貨送貨用的吧。女店主說,沒事,我也有自己開的車呀,我送。

        地鐵站到了,下車時,老人家回頭拍了一張照片,口中念念有詞:從山坳里走出來的貴州妹 ……

        上一篇:遲來的正義--廣西百色中級法院為農民工討回公道
        下一篇:陳偉返鄉創業:傳承小榨工藝榨油 助力鄉村振興

       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       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        国产亚洲日韩网爆欧美香港,BT天堂在线WWW,欧美青年巨大GAY,BT天堂在线WWW
      2. <form id="fw8sz"></form>
        <form id="fw8sz"><listing id="fw8sz"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3. <form id="fw8sz"><listing id="fw8sz"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4. <object id="fw8sz"></object>
        1. <address id="fw8sz"><nobr id="fw8sz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mark id="fw8sz"><b id="fw8sz"></b></mark>
            <nav id="fw8sz"><tt id="fw8sz"></tt></nav>